站内搜索

数字化时代,图书馆向何处去?

来源:发布时间:2015-05-21编辑:浏览次数:

  

[美]卡洛斯·罗萨塔

韦盖利编译自《华盛顿邮报》

数字化浪潮下,公共图书馆的传统疆域正受到资本侵蚀。它们的转型之道在于,积极扮演信息社会下的服务枢纽和公共平台,而非仅仅成为供人怀旧的所在。

图书馆是图书、音乐和文件的家,不过,它更重要的职能是存储人们的怀旧之情:那一叠叠散发着霉味的古籍,那些不经意间的发现,那无条件敞开大门、为你遮风挡雨的去处……

身为哈佛大学法律图书馆前任馆长,约翰·帕尔弗雷很乐意与人分享这些回忆,但从他的笔下流淌出的,也有忧虑之情。毕竟,对阅览室的甜美回忆,可能影响我们对图书馆今天所能给予的,以及需要我们去做的事物的判断。帕尔弗雷提醒说,在一个搜索引擎、网上零售商和社交媒体大行其道的时代,怀旧可能是危险的。“我们不应该想当然地觉得,图书馆还像多年前那样,也不能要求它们一成不变,我们对图书馆的期望应该有所改观。”

帕尔弗雷目前的职务是美国数字公共图书馆馆长,他希望图书馆行业,无论在技术、目标和还是人员培训领域,都能进行变革。“图书馆的处境并不好,”他在专著《书志之道》中写道,“技术的发展日益减损着它们存在的意义。然而,如果我们失去了图书馆,失去免费得到大多数信息的想法,我们的经济就会受损,我们的民主就会面临不必要的风险。”

看起来,帕尔弗雷并不害怕人们的信息渠道被切断,真正的隐忧在于,信息渠道今后将更多地被私营企业,而非公共图书馆掌握。“私人公司在数据变革方面取得了广泛成功……可是,当涉及一个社会的文化、历史、政治和科学记录时,公共部门还是得发挥主导作用。”

若谷歌成了最主要的信息来源,你所在社区的图书馆该如何自处?“几个世纪以来,图书馆一直保持着独立性,甚至相互竞争,比比哪个馆的藏书最丰富。”现在,“它们需要重塑自我,将自己当成平台,而不是仓库”。帕尔弗雷试着为这个行业出谋划策。

在他看来,原本互不往来的传统图书馆,应该像一张“巨型网络上的节点”般加强合作,朝着“数字化、网络化、移动式、基于云技术的形态”进发。对从业者来说,他们应该着手将图书馆的传统功能分解,帮助人们更快捷地跨越信息壁垒,找到自己需要的内容。

帕尔弗雷主管的美国数字公共图书馆已在为此努力。韩国、新加坡和欧洲的一些国家,在将图书资料数字化方面都有所行动。基于各国的经验,他指出,“各家图书馆应该将它们的网络跟档案馆、历史协会、博物馆和其他文化遗产组织等部门相互分享”。

当下,没有谁比商业公司更能影响大众的阅读习惯,“大多数变革及同变革有关的知识来自私人所有的营利性的公司。”他在书中提到,就像谷歌的搜索引擎、亚马逊的电子阅读器、Facebook、推特和苹果的手机平台所证明的那样,少数技术天才和大公司足以决定我们阅读的内容和方式,不幸的是,它们提供的往往是“偏颇的、有限的和昂贵的”服务。

数字化阅读的弊端不止于此。数字信息容易得到,但不易保存,部分原因是数字文件的格式老是改变。帕尔弗雷说:“每年,我们都会失去许多应该作为历史记录保存的重要数据。”

这也让那些钟情于传统图书馆的人们获得了勇敢面对挑战的信心。至少在知识管理方面,图书馆行业依然有希望掀起下一次变革。不过,帕尔弗雷为此附加了一个前提,即:我们不能再对公共图书馆抱有不切实际的怀旧之情,这种爱不会让图书馆得到它们所需的升华。

有朝一日,网络化的图书馆会不会也让我们产生同样的怀旧情结?在近半数美国人不常去图书馆的今天,帕尔弗雷对此表示乐观。他断定,新时代的图书馆一定会催生新的情结。它们的存续之道,则在于提供更多服务,帮助大众找到发现和获得知识的新途径。

本文选自:青年参考

                 http://qnck.cyol.com/html/2015-05/20/nw.D110000qnck_20150520_1-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