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看世界一流的图书馆如何做战略规划,听北大馆馆长朱强完整披露该馆未来发展计划,馆界大佬们告诉你图书馆“十三五”规划编制要这样做

来源:发布时间:2015-06-18编辑:浏览次数:

  

    没有一个时代比当前的图书馆面临的环境更复杂,如果要给这个信息时代加上多个修饰语,从数字化时代、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到物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云计算时代,再到开放获取时代、信息与知识经济时代……这一切眼花缭乱的名称,并非概念,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我们眼前的实景。
日前,“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正在各地展开,图书馆将向何处去,图书馆的“十三五”规划编制又该如何做?在战略转型的变革时代,同样只有变革与转型,图书馆才有未来。
看世界一流的图书馆如何做战略规划
    教育部高校图工委图书馆战略规划研究工作小组首先对北美、欧洲、澳大利亚等来自经济较为发达地区的近40家以高校馆为主的图书馆进行了一个广泛的调查分析。
对于当下的资源服务,图书馆界有两种说法,一种强调馆舍建设、馆藏量、经费和服务人数等数字,强调服务规则和标准,认为图书馆是服务一线;还有一种强调对用户所提供的服务及其效果,强调用户在哪里服务就在哪里,认为教研室、实验室是服务一线。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被针锋相对地喻为地心说和日心说。
无论哪种说法正被哪些图书馆践行或将被未来证实,我们都有必要根据变化中的外部环境重新设计图书馆及其发展路径。正如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在他的著作《转型与超越:无所不在的图书馆》中写下这样一句话,图书馆能力大小不在于其规模,而在于其智慧。图书馆人需要为图书馆在新信息环境与学术交流模式中找到新的位置,通过功能再造与服务创新重新定义其在社会的地位。
目前教育部高校图工委图书馆战略规划研究工作小组已经成立,包括西南交通大学图书馆馆长高凡、安徽大学图书馆馆长储节旺和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图书馆副馆长张秋等近十位图书馆人在内。他们以此为题,首先对北美、欧洲、澳大利亚等来自经济较为发达地区的近40家以高校馆为主的图书馆进行了一个广泛的调查分析。结果发现,从1960年代开始,国外图书馆就已经有了战略管理,并形成3~ 5年更新一次的惯例,与业务流程紧密结合,而且影响了图书馆管理理念和图书馆管理方式的变革。在具体文本中,环境扫描、愿景、使命、价值观、战略目标和战略策应是海外图书馆战略规划的核心体例构成;服务、资源、馆藏、支持、用户是战略规划中词频最高的前五名;愿景和使命、图书馆馆藏、创新和定制图书馆服务、大力推进信息素养教育和重塑图书馆空间功能,成为战略规划中最重要部分。
     这些世界一流的图书馆为我们作出示范,譬如就愿景和使命来看,耶鲁大学法学院图书馆(2010~2015)的战略规划愿景是,成为世界最好的法学院图书馆;剑桥大学图书馆愿景则是以最高标准为本校学术与研究提供一流的服务……作为有着国际重要性的国家研究图书馆,将发挥其文化传承职能。就图书馆馆藏资源建设来看,辛辛那提大学图书馆在2014年的战略规划是,从数据到信息到知识,扩大图书馆和学校馆藏的规模和获取;通过改变创新、获取、组织、发现、保存和数据管理,满足信息需求,支持和激发本地的、全球的,新颖的,创新的,独一无二的研究等等。
图书馆战略规划是图书馆人为建设一个更理想、更符合用户需求的图书馆而制定的改革与发展的纲领,如何满足科学研究新范式下用户的需求,成为图书馆发展战略上的主要挑战和全新机遇。
与未来图书馆资源建设有关的11个关键词
    未来五年图书馆资源建设需要关注什么?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刘万国对此提出了信息化、全球化、出版模式、社交网络、开放获取、学术评价新工具、按需购买(PDA)、按需印刷(POD)、公共保障体系、国外发展战略和资源整合工具共11个关键词。
    刘万国认为图书馆人首先要在全球信息化环境下思考资源建设问题,研究新环境下用户的新的需求行为。移动互联网常态化、智能化成为主流,根据数据显示,2015年3月,我国移动电话用户规模将近13亿,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近9亿,与去年相比,增长迅猛,增幅近62%。此外,互联网数据中心规模化建设,为“十三五”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等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不仅移动通信技术发展迅速,云计算也将带来信息化工业革命,在我国,盛大、阿里、腾讯等公司也都开展了云计算服务。在国外,已经有不少数字图书馆系统托管于云服务公司,规避信息安全风险和降低管理成本,目前OCLC为200多个图书馆进行“基于云”的Web协作式图书馆管理服务,为其提供一系列数字解决方案,包括管理、共享和存储主要源资料。此外,美国的波士顿大学图书馆等多家图书馆的业务管理平台以联盟的方式已经迁移到云服务环境中。
   图书馆的资源建设与出版休戚相关,因此,图书馆人也要保持对出版模式的密切关注。爱思唯尔副总裁、技术服务研究与发展实验室负责人Allen认为,当下学术出版已经超越纸质出版阶段,并从数字图书馆的发展过程中,向服务平台阶段发展。在纸质出版阶段,学术成果以专著或期刊论文形式发布、纸本传播、通过图书馆检索和获取;数字图书馆阶段是将学术成果以专著或期刊论文形式发布、数字化形式传播、通过搜索引擎检索和获取;而在服务平台阶段(预计从2010年开始),学术成果基于程序和应用程序接口发布,以数字化形式传播,通过社交网络发现和获取。学术交流模式因此发生质的飞跃。刘万国赞同这一观点,并预计十三五期间将是学术研究范式的拐点。学者的学术活动将主要在社交网上出现,像开放获取、学术评价新工具的出现,说明社交媒体在学术交流中的作用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图书馆员和图书馆学者应该重视这样的变化,调整自己的服务和研究方向。
    此外,图书馆人还需要重视资源管理与服务如何集成的问题,充分利用工具提高图书馆的竞争力;以及认识到资源建设不是资源的购买,而是在对用户进行分析的同时,进行图书馆服务体系和发现系统的建设等。总之,互联网时代将促使图书馆在未来全面转型。
北大馆馆长朱强完整披露该馆未来发展计划
    在近期举办的2015高校图书馆发展论坛上,朱强在以《北京大学图书馆面向世界一流大学(2014~2018)行动计划概要》为题的演讲中,完整披露该馆资源建设发展目标,这一行动计划代表了国内一流大学馆的探索与方向,给高校图书馆十三五规划的制定提供了借鉴与启示。
   在朱强的分享中,北大馆2015年着手进行全校总-分馆资源协调采购方案,积极推进全校文献信息资源保障体系的建立。具体目标为,逐步调整数字资源和纸质资源的经费结构比例,力争在五年中由目前的4:6调整到5:5;重点加强原生数字资源、机构知识库、开放获取资源的建设;扶持馆藏基础薄弱的新建学科和交叉学科资源建设,为教学、科研和管理服务提供必要的文献资源支持。
    为达到这一目标,他们将采取六大行动,其中之一便是将加强馆藏资源结构的调整,加快资源的数字化转型。北大馆在将数字资源与纸质资源的经费比例由2013年的4:6逐年提高到5:5的目标的同时,纸质书刊采购将平均每年约减少30万元经费,并重点减少外文原版期刊和理工科纸质资源。又如,整合多媒体资源与其他资源的采访,建立统一评估、统一采购的机制。逐步增加多媒体资源库的品种,争取实现比较全面的学科覆盖,建设完善的支持教学/学习、兼顾科研的多媒体资源体系。再如,全校总-分馆采访分工,减少多复本重复采购,用节省的经费购买更多品种;根据院系实际需求整体协作,实现总分馆有选择地加强纸质资源建设,减少纸质期刊复本。以及,深入开展用户调研,同一种内容纸质资源和数字资源两种载体,根据用户需求,选择最适合于用户需求的资源载体等。
在加强特色资源的建设,提高保障水平这一行动中,将加大投入,配齐已出版的大型古籍影印书与工具书,之后出版的资源随出随买,提高开架影印古籍和工具书的保障水平;主动积极访求重要的捐赠资源,继续加强和巩固已有的特藏和古籍资源建设;建立海外中国古籍善本回购的长效机制,持续地采访拓片资源;以项目开发和读者需求带动馆藏古籍的数字化进程,并着手形成馆藏资源数字化的长远规划,按专题、系列自主开展馆藏古籍数字化建设。加强有关特色资源尤其是围绕人物、学科、专题或地区研究为中心的资源收集和整理工作,以外文图书和民国旧报刊为重点,建设数字特藏。还将建立特藏修复中心,引进国外标准化的工作规范和流程,并筹备“国家级古籍保护修复中心”申报工作,对外开展修复咨询与技术服务,以及推进原生数字资源建设。
   在读者服务行动计划中,北大馆要创新图书馆的服务,将图书馆打造成一个集学习研究、信息发现、知识创新与休闲体验于一体的校园学术文化中心。

本文摘自:2015年6月16日《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http://www.cbbr.com.cn/web/c_000000010012/d_42652.html